某天晴朗

[百日♂孙翔day25] K

- 0 -

空寂的大街,大雨滂沱而下,偶爾路過的行人也都行色匆匆,不在這暴雨中停留片刻

孫翔背著卻邪蜷縮在小巷中,任由雨無情的侵入

……失敗了

我失敗了

直到最後,石板依然沒有選擇自己為王

伸出手,他愣愣的看著點燃在手中的金色烈焰

黃金之王,主掌『命運』

也是唯一一個可以以自己意志選擇是否步下王位的王者

「王也許是孤獨的」

「但是,他還擁有氏族在身後支持」

「王權者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可以走下去的」

「這不是一個人的遊戲,記著」

不是一個人的、遊戲

不是、一個人的……

——————

這一天

在這個大雨滂沱的日子中,世界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黃金之王,現無色之王的葉修帶領氏族興欣強勢回歸

而現任黃金氏族嘉世,完全崩盤

嘉世氏族四散,原領導人孫翔,不知所蹤

- 1 -

「嘉世完了」肖時欽跟在孫翔的背後開口「孫翔,你打算怎麼樣?」

「你呢?」頓了頓,孫翔並沒有回答肖時欽的問題,而是反問道「小事情,你呢?嘉世完了,你打算怎麼樣?」

「……」肖時欽推了推眼鏡「我該回去了,他們離開他們的首領已經太久了」

肖時欽在來到嘉世之前,是掌控黑市的組織『雷霆』的首領,他所說的回去,就是回去雷霆———回去那個肖時欽的所屬之地

那麼,我呢……小事情有屬於他的地方,我…該去哪裡?

哪裡才是我的所屬之地?

哪裡才是……

……哪裡,都不是

來到了石板所在的區域,孫翔看了看位於腳下的石板,單膝跪地,手緩緩的捂上了隔絕著石板的玻璃

一點一點的金光包圍住孫翔,四周纏繞的氣息彷彿真正的王權者一般———但仍舊不是

金光猛的在孫翔的周遭爆裂開來,孫翔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一動也不動,他的表情被掩藏在頭髮造成的陰影中,無法看透

「孫翔……」肖時欽皺眉,正想上前卻被孫翔阻止

「小事情,你走吧」語氣淡淡的,肖時欽無法聽出孫翔的情緒,但是……

「……我走了,孫翔……好好,照顧自己」現在這個情況,只能讓他自己走出去了

這麼想著,肖時欽歎了口氣,轉身離開

他的終端還有孫翔的聯絡方式,也會在最近觀察孫翔的生活

如果沒有歸屬的話……或許,雷霆可以成為他第二個家

感受到肖時欽的氣息消失,孫翔彷彿失去力氣一般往一旁跌坐下去

已經……什麼都沒了

不是王權者,像這樣感受石板的力量,其實是相當危險的行為,光是剛剛那短短的時間,他的身體就朝他發出抗議,就算已經結束,隱隱作疼的感覺仍然影響了他的行動

勉力站起身,孫翔跌跌跌撞撞的走向他的寢室———或許很快就要變成過去式了

帶著終端、錢包、已經武器卻邪,孫翔緩緩的離開了他已經居住一段時間的御柱塔

大街上,他漫無目的的遊蕩著。孫翔並不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已經沒有地方是他的容身之地了

一陣驚雷響過,幾滴雨水打在孫翔的身上,不一會兒便演變成滂沱大雨,路上的行人暗暗罵了幾句後匆匆離開,很快的只剩下了孫翔一人

步履蹣跚的轉入一個少有人煙的小巷子,孫翔狠狠將自己砸向一旁的牆壁上,滑坐了下來

他腦中飛快的浮現出這幾年的場景

葉修的話

嘉世的奉承

蘇沐橙的不待見

小事情的勞心勞力

從一開始的驕矜自大,到現在的落魄無助

一次一次,葉修用實力證明了自己

一次一次,石板拒絕了自己

一次一次……

他到底該去哪裡?

他的容身之處在哪裡……?

他不知道

不知道……

身邊有個人漸漸靠近,孫翔並不給理會,呼出了一口濁氣

周遭似乎越來越冷,他的腦袋也越來越昏沈,已經快要無法思考了

「……孫、翔?」來人有些遲疑的問道著

認識我……是誰……?

孫翔微微的抬頭,看著來人

那張臉……輪迴的王,黑之王周澤楷

無解的槍王

「……有何貴幹?」孫翔開口,聲音沙啞的詢問

「不……」周澤楷皺眉,眼前的人渾身都濕透了,臉上也有不自然的紅暈,淋雨太久感冒了吧

「跟我……來輪迴?」用的是疑問,但是周澤楷卻用不容質疑的語氣說出。孫翔聽見後一愣,然後低低的笑了出聲

「輪迴什麼時候做這種慈善機構了?還是你以前就會像這樣撿些阿貓阿狗回去?」孫翔有些嘲諷的說著,然後站起身「夠了,周澤楷。」他看著周澤楷,目光灼灼「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收收你的憐憫吧」

他步履蹣跚的打算略過周澤楷離開,周澤楷一個用力的拉住了人,不料人卻這樣直直的朝自己倒了下來

周澤楷慌亂的扶著比自己高出幾公分的少年,看著他雙眼緊閉,面色潮紅,恐怕已經燒得慘了

周澤楷用力的將公主抱起,他想現在如果用肩扛的話孫翔恐怕會十分不舒服吧

必須……快點送去輪迴治療才行

這麼想著,周澤楷匆匆的離開了這條小巷子

小巷子再度恢復了寂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TBC

雖然是TBC,但是不知道有沒有後面ˊ˙ˇ˙ˋ

评论(2)

热度(27)

  1. 百日♂孙翔某天晴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