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晴朗

【多CP】記梗

真的只是記記梗,估計不會寫


想寫非典型的ABO文,寫個身為普通人的薰在ABO的世界生存,最後被一個Alpha的老零給撩走的故事


CP零薰、英宗、真泉、翠千、涉敬,然而沒有在記梗中出現ww


輕鬆搞笑日常,我想?


光是記梗就有OOC的感覺,我應該是第一個wwwwww










——————

剛穿越到這個世界的薰接受著ABO的知識惡補,聽到男生可以懷孕


羽風薰:臥糟?


得知了班上大半都是Omega,而且各個都被標記過


羽風薰:臥糟??


看著自己的同班同學捂著胸口一臉難耐的表情


羽風薰:臥糟???


被老師要求攔住快要暴走的Alpha同學


羽風薰:臥糟!

羽風薰:為什麼他們力量那麼大?!


被身在發情期的Alpha老零壓在身下醬醬釀釀


羽風薰:臥糟??!

羽風薰:等等為什麼他那麼大!!!

羽風薰:為什麼有東西膨脹起來了??!!

朔間零:這是為了確保薰君懷孕而成的結喔~

羽風薰:我又不會懷孕!!!

羽風薰:火星好恐怖,快放我回地球!!!


【阿多薰】在未來,等我

我對不起世界,對不起這個腦洞QAQ

為什麼我的文筆那麼糟糕呢,難倒是因為早期車開太多了,等到寫清水文才會那麼力不從心嗎?

日常OOC注意
年齡差注意
文筆超級爛注意
如果有人要拿我的腦洞去玩耍的話大歡迎((沒人好嗎

——————

昏黃的光線撒落在校園的走道上,將原本雪白的壁面染上了一片金黃

陣陣的腳步聲打碎了寂靜,阿多尼斯難掩期待的快步在走廊上走著,手中單薄的信封被他緊緊的握住,甚至出現了絲絲的皺摺

阿多尼斯很少踏入三年級教室區,他所認識的高年級學長不多,有長期交流的更是屈指可數,而且比起教室,更容易在校園的其它角落發現他們的蹤跡

認真的盯著標示著班級的牌子,阿多尼斯口中一個一個默念著,最終在表示著『3-A』的門口停了下來

心臟正在撲通撲通的瘋狂跳動著,甚至讓阿多尼斯有種整個走廊都在迴盪著他的心跳聲的錯覺,手心微微的泌出的汗被紙給吸收,暈出了一小片深色的水痕

微微的深呼吸了一口氣,阿多尼斯伸出手,將眼前3-A的教室拉門給拉開———

預想中畫面並沒有出現在眼前,3-A的教室僅僅只剩下一名灰髮的學長,正因為他的行為而轉過身來看著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皺了皺眉頭,茫然的環視了一次教室,本來約好應該在教室等著他的人並不在現場

「喂,你沒事闖進別人的教室打算做什麼?」一旁的學長走到了阿多尼斯的面前,插著腰語氣略微不佳。阿多尼斯將目光放在來人的身上,語氣略顯焦慮「非常抱歉......我想要找一名學長」

灰髮的學長,瀨名泉挑了挑眉「我記得你是UNDEAD的成員吧?如果是找朔間零的話他的教室在旁邊」

聽及此,阿多尼斯趕緊搖了搖頭「我要找的人是3年A班的,請問學長,你知道羽風學長現在在哪嗎?」

「......蛤?羽風?」瀨名泉愣了一下,接著皺起了眉頭,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了一翻眼前的人「......沒有」

「......我這次前來,是為了找3年A班的羽風薰學長的」看到對方的反應,阿多尼斯有點窘迫,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些什麼,也不知道對方所說的沒有是什麼一絲

瀨名泉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語氣不耐「所以我說沒有!」

「是指學長不知道羽風學長的蹤......」「不是這個意思。」瀨名泉粗暴的打斷了阿多尼斯的話語,直直的望向他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班從•來•沒•有一個叫做羽風薰的人」

———————

今天的夕陽真不錯呢,羽風薰心想

夕陽透過了透明的窗戶,燦爛的金黃灑落在靠近床邊的一排桌椅上,羽風薰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心中難掩期待

......不不不,我才不是期待看到那個呆頭呆腦、不善詞語的傢伙呢,他又不是女孩子!甩了甩腦袋,羽風薰不斷的在內心對著自己說著

他才不想承認自己這麼想要看到那個至今沒有見過一面的傻瓜學弟呢!

不過...好久呢,羽風薰望向門口的方向,他在這段時間曾經數次的幻想哪個人的登場方式,估計是毫不考慮的直接拉開門吧?

這麼想著,羽風薰又忍不住被自己的幻想給逗得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在位置上趴下,目光直直的盯著門口的方向等待著,內心又忍不住描繪起了待會兩人見面的場景

.
..
...
....
.....
......

但是,這場赴約的另一個人,直到夜色高掛,月光代替了夕陽微微的照亮著教室之時

都沒有出現

【UD薰】狐狸村中的小狐狸

我對不起世界
雖然說是UD薰,不過看起來完全沒有薰的影子,超級OOC的
也沒有感情成份,所以應該是友情向(
狐狸薰注意,不會講話+動物化注意
描寫成一般的狐狸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世界Orz

——————

羽風薰是一隻居住在狐狸村的狐狸

金黃色的毛髮,烏溜溜的大眼睛,蓬鬆柔軟的尾巴以及全村最小的身材,再加上總是喜歡在可愛的女孩子遊客身邊打轉撒嬌,讓羽風薰成為了狐狸村的一塊招牌

而今天,一如往常的,薰團縮在路邊的樹葉堆中曬著太陽,和煦的陽光照得牠睡意連連,忍不住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

忽然,牠感覺到有人擋住了陽光,疑惑的抬頭看了一眼,視線就這樣直接撞進了一雙血紅色的眼眸中,身為小動物的直覺讓他從對方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絲奇怪的情緒

眨了眨眼睛,羽風薰微微的歪頭,看著這個長得十分標緻的人類,剛剛那種奇怪的感覺一閃而過,現在眼前的人類感覺已經跟以往來往狐狸村的人類一樣了

繼續的盯著對方看,只見對方的臉頰上泛起了興奮的紅暈,纖細蒼白的手逐漸的朝著自己的方向伸了過來

接著就在要碰到自己的前一秒,就這樣被另一隻手給攔住了
「喂我說!不能碰這些狐狸你是忘記了嗎吸血鬼混蛋!」一個聲音炸開,羽風薰受驚的猛然一抖身子,從樹葉堆中跳起身子往後退了好幾步,才又回過身來看向剛剛的方向

只見紅眼人類的身旁又多了兩個人類,其中一個灰毛的人類正揪著紅眼人類的領子氣憤的說著什麼,而另一邊的紫毛人類則是眼神亮晶晶的看著自己,然後蹲了下來,手伸進口袋挑了挑,掏出了一個小袋子倒了些食物出來

「你太瘦小了,要多吃肉,才能更強大」紫毛人類對著自己輕輕的說著,羽風薰雖然對於人類語還沒有那麼熟悉,不過還是勉強懂了對方的話

他甩了甩尾巴,又認真的觀察了幾秒後才踩著優雅的步伐往人類靠近,低下頭一邊將食物帶進口中,一邊繼續用餘光觀察著對方

人類的手舔起來有點鹹鹹的......羽風薰想,畢竟從來沒有人類會這樣餵食牠們,似乎是有警告的樣子,他還是第一次這樣子從人類的手中直接吃到食物

食物的量不多,很快的就見底了,羽風薰不滿足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周圍,把歪腦筋動到了對方剛剛拿出食物的袋子中

沒過多久,正在另一邊持續對話的兩人被驚呼聲給吸引了目光,只見羽風薰兩隻前爪搭在對方的大腿上,身子用力的往上想要搆到對方高高舉起的袋子,尾巴不滿的不斷晃動著

紫髮的人類,阿多尼斯有些慌亂的看向兩人的方向,而灰髮的人類晃牙,則是暴躁的跺了跺腳,趕緊上前將對方手中的小袋子給拿走

目標物移動到了別的地方,羽風薰收回了前爪轉移陣地,開始繞著晃牙不斷的轉圈圈

食物實在太高了,羽風薰怎麼樣都找不到可以搆到的地方,不由得也煩躁了起來

這時,另一邊走來了兩名女性,羽風薰餘光掃過,頓時眼前一亮,很乾脆的放棄了眼前的三人,小跑步著跑去女性的腳邊繞起了圈子

只留下那邊的灰髮人類教訓著紫髮與紅眼人類的奇異場景

【阿多薰】見家長 1

坑王駕到———
這是一篇及有可能太監的文章,請慎入
超級OOC,慎入
私設阿多姊姊跟薰薰哥哥姊姊,慎入
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話,GO——


——————————

羽風薰是第一次那麼緊張,那麼遲疑
他已經站在原地十多分鐘了,面對著那道咖啡色的大門,他的手不斷的探出,又瑟縮著收回
果然太早了吧......抬起手看了看時間,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羽風薰深吸了幾口氣,不斷的給自己打氣,卻沒辦法停下那種緊張到近乎抽搐的感覺
手在一次一次的收回中越發的沉重,雙腳也彷彿被石頭給壓住一般動彈不得
明明只要伸出手,然後輕輕按下門旁的按鈕,這麼簡單的動作,羽風薰卻覺得這比任何事都還要困難
就算是第一次上台或是第一次跟女孩子約會,難度都沒有那麼高的
咬了咬下唇,又一次的將手伸出,但是卻沒有辦法在更加的往前一步,正當羽風薰打算再次的收回手的時候,背後傳來極其大聲的卡車呼嘯聲
本就精神緊繃的羽風薰頓時被嚇了好大一跳,手就這樣重重的壓在了那個按鈕的上頭
在外頭都能聽到裡頭門鈴的聲音
羽風薰渾身僵硬,他真的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不過還是顫抖著手最後一次給自己整了整衣領,力求給人最完美的第一面
門後傳來了木製地板上頭走動的聲音,那扇緊閉的大門在時間彷彿被調慢了幾百倍的情況下緩緩的打開
門後是一名身材姣好的女性,紫羅蘭色的長髮隨意的披撒在身旁,蜜色的眼睛朦朧,臉上是屬於外國人才有深邃
再往下,僅僅只穿了一件小可愛以及短短的牛仔褲,那小小的衣服被撐得讓人忍不住擔心會不會下一秒就被撐破一樣
女性茫然的揉了揉眼睛,開口的話語朦朧「請問你是......?」
「我、」一時緊張,微微的咬到了舌頭,羽風薰暗暗的罵了自己一聲,又一次開口「我是羽風薰,是......」
話才剛說到一半,只見女性彷彿瞬間清醒一般,驚訝的微微睜大眼睛,然後在羽風薰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回過頭朝著房子內部衝了回去並以以極興奮的口氣大吼到

「喂———!大姐、小妹!!老么的男朋友來家裏作客了!!!」

羽風薰站在門外,聽著裡面傳來的騷動以及接下來出現在面前的三名姿態秀麗容貌姣好的女性

他只想回家

【零薰】沉淪 上

名字是隨便取取的
這篇文真的難產超級久的Orz
是給  @萝卜しない 的無料交換文
對不起,太ooc了,文筆太差勁Orz
後面的肉以後再補上.....((土下座
短小文筆糟糕注意!

———OOC預警———

羽風薰坐在吧台深處一個不顯眼的角落,一手托著腮望著台上正在肆意妄為演唱著的黑髮少年,另一隻手百無聊賴的把玩著已經空了的酒杯
就算台上的人是他討厭的男性,羽風薰還是不得不承認,少年無論是容貌、氣質抑或是演出都是絕對的上乘,隨著激烈的舞蹈動作逐漸淩亂的衣服隱隱能看見被掩蓋住的潔白肌膚,汗光粼粼的頸部給人一種臉紅心跳的色氣感,艷紅色的眸掃過的地方總能誘發陣陣的騷動
又注視了上頭的人一會兒後,薰收回了目光,站起身子,無視了台上人瞬間釘上自己的目光,朝著店內幫他備好的房間走去
關上了房門,外頭激情澎湃的聲響被盡數掩蓋,羽風薰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煩躁的褪去了身上的薄外套,隨意的甩到了床上
一想到剛剛台上的人,羽風薰心中的躁動就無法平息,那人的一個尾音,一個眼神,嘴角一個清淺而張狂的笑,都在不斷的撩動著自己的神經
瞄了一眼門口,羽風薰又歎了一口氣,最終還是拿上了換洗衣物踏進了浴室之中
當水肆意的灑落在頭上時,他的思緒忍不住飄向了遠方
說實話,如果跟幾個月前的自己說,他會與一個男人發生肉體,更甚至精神上的關係,羽風薰肯定會覺得對方腦子有問題
但是事實確是如此,羽風薰甚至已經不記得當初為什麼會跟朔間零發生關係了,唯一還深深殘留在腦海中的只有對方極富侵略性的熱吻,火熱的宛若會被其燙傷般的硬物肆意的在自己從未被人探訪過的通道中橫衝直撞著,敏感點被對方一一的挖掘出來,惡意的遭受進攻時帶來的令人崩潰的極致快意,現在回想起來甚至還能引起自身的戰慄
接下來,這種關係的維持彷彿是順理成章般,每一次朔間零在live house結束演出後,就會來到這間房間裡頭,粗暴的將羽風薰壓倒在床上,兩人如同相愛已久的戀人般盡情擁吻,肆意的侵占著承受著,然後隔天,兩人卻又成了陌生人般的,就算在學校照面也沒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
但是羽風薰很清楚,自己早就已經淪陷了,無論是身體或是心靈,都已經不受控制的統統交代給了對方,他早就已經不甘於僅僅只維持著肉體關係了
羽風薰在騰騰熱氣中閉上了眼睛

無論如何......今天,得把這段關係結束掉
他已經不能再任由自己就這樣淪陷下去了

忍不住玩了一下醜娃跟趴娃......他們好可愛!但是我卻拍不出他們萬分之一的可愛QQ

TAG隨便打打,覺得打錯了請留言告訴我,我會撤掉的QQ

專業配文

第一張圖
羽風薰:唔哇,小狗狗怎麼變得那麼大了??

第二張圖
羽風薰:唔啊啊......小、小狗狗......不要再變大了......!

【零薰/晃薰】只是記一下梗,拜託別吉我

這裡只是想記一下肉梗,想了想還是不明白ES圈的標籤怎麼下,所以決定隨便下下

下錯了求別吉,只要留言罵我就好,我會把標籤撕掉的QAQ

沒錯,這是一篇肉梗,三皮的,沒羞沒燥的,沒節操的,估計不會產出的,梗

請雷的各位自動回避,謝謝合作((土下座
記梗記的超級心虛......果然,我晚上十二點刪文好了,免得被吉爆x

   

  





























OOC注意



















  

 





 




























 






























  













 



































  
























 















































 















































































 

   




















羽風薰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不知名的跟他的隊長朔間零以及後輩大神晃牙同時在一起了

原本相安無事的三人直到有一天,慶祝他成年的當天晚上,稍微的喝了一點小酒,酒量不好的羽風薰直接被放倒了

結果隔天起床,羽風薰錯愕的發現,他渾身赤裸的被同樣不著片縷的兩人緊緊的摟住

好吧這沒什麼,只是睡一覺而已又不一定做了什麼,如果身上沒有遍佈全身上下的吻痕的話

好吧這也不代表昨天發生了什麼,如果撇除了酸痛到好像被人拆卸過的身體的話

那也算了,有可能是昨天發酒瘋做了什麼事情,他還能說服自己昨晚什麼都沒發生過

不過,就在羽風薰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只覺得身後某個不可描述的地方,有兩個不可描述的柱狀物隨著動作滑了出來,同時帶出了什麼不可描述的東西

在傻了幾秒後,羽風薰果斷的從這個感覺整個都不可描述的房間逃了回家,在家中浴室辛苦的將那些不可描述的東西清出來後,鴕鳥心態的決定躲著兩人走

在經過了兩個禮拜為了避開人而遲到早退逃訓甚至翻窗翻牆的日子後,羽風薰被兩人在家中堵了個正著

然後世紀大和解,接著又是各種不可描述

重新看了一遍覺得描述的不好,決定再補個說明

這個梗不是說薰尼渣男腳踏兩條船,而是說他第一次被雙那啥的,被嚇到了不敢面對兩人x

這裡設定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三人行了x

淦我覺得我真的要被吉了x

求別吉我,拜託QAQ

要罵要打都隨便你QAQ

【零薰】懺悔

金髮的青年站在莊嚴的教堂中央,眼神含笑的看著眼前的少女。少女一點一滴的對著青年吐露出心事,原本臉上滿溢的不安被青年的態度逐漸撫平

青年也不隨意插嘴,而是靜靜的傾聽著對方的心聲,直到對方吐盡了話語後,才微微上前一步,低聲的給予一些小小的建議

少女聽著青年的言語,眼神一亮,最後的一點不安一掃而空。她朝著青年鞠躬,道謝的言詞中無法抑制的感激「非常感謝您,神父大人」

青年對著少女露出燦爛的微笑,手在胸前微微畫了一個十字「願神保佑你」

最後,青年目送著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被夕陽染紅的街道轉角中,微微的伸了個懶腰「真是不錯的一天啊......」青年喃喃自語著,轉過身子走進了教堂

「看起來真開心呢薰君?」教堂的陰影處傳來了聲音,羽風薰仍然掛著臉上的笑容,嘴上說的話卻毫不留情「可惜看到朔間桑的臉心情瞬間下去了最少一半呢」

被稱作朔間的男子走出了陰影,夕陽透過教堂的彩繪玻璃照射進來,撒落在男子的身上

男子微微偏了偏頭,那雙血紅色的雙眼注視著背對著他的羽風薰。儘管知道對方看不到也不會相信這之中有多少的真實,男子還是裝著受傷的語氣控訴的說到「真是太另吾輩傷心了薰君,吾輩可是萬分的思念著汝的」

「被一名男人思念著什麼的,實在讓人開心不起來喔朔間桑?」羽風薰誇張的抖了抖身子,轉過頭來無奈的看向朔間零,半真半假的抱怨著

朔間零笑笑的看著羽風薰,什麼話都沒說

羽風薰歎了口氣,身子一轉整個人面向了對方,手將胸前的十字項鍊拉了起來擺在胸前,露出了肅穆的神情

「那麼,請問應當屬於暗夜生物的血族先生,拜訪此處有什麼目的?」不得不承認,羽風薰儘管平時比較隨性,一正經起來還是有應該具備的氣質的。朔間零配合著閉上了眼睛,手捂在胸前,臉上露出了些許的悲傷「儘管吾輩是不受光明籠罩的一族,然而還願神可以傾聽吾等的一番悔醒」

皺了皺眉頭,跟以往不同的套路讓羽風薰有些搞不清楚頭緒,不過還是依循著以往接受告解那樣說出下一句話「神憐憫眾生,儘管是被留在暗夜之中的一族,神依舊願意傾聽你的訴願,接受你的懺悔」他閉上眼睛,將項鍊微微抬起置於唇前

失去了視力,羽風薰的其它感官變得更加的敏銳。他察覺到了對方的靠近,只是定定的立在原地

安靜了兩秒,屬於朔間零的嗓音環繞在羽風薰的周身

「吾輩愛上了一名人類」

「他是一名隨心所欲,宛若薰風一般無法輕易掌握住的男子」

他人的氣息越發的靠近,羽風薰不著痕跡的微微後退了一些,對方似乎注意到了,接近的速度越發的迅速

「每當吾輩隱身在陰影之中,注視著那人時,心中總是被一種不知名的感覺給填滿充盈著」

腰被纜住,阻止了繼續後退的步調,羽風薰仍然沒有睜開眼睛,靜靜的聽著對方吐露的言語

「吾輩知道對方與吾等不同,是被光明所籠罩的寵兒,然而吾輩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無法控制自己追逐著他的目光」

「想要將他拖入黑暗,想要讓他永遠留在吾等的身邊」

「神父大人,吾輩想要為了這樣的想法懺悔,像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懺悔———」

朔間零露出了微笑,一隻手輕輕的壓住了羽風薰的後腦,幾縷金色的髮絲調皮的穿過指尖

夕陽已經落下,本來撒在朔間零身上的金色光芒完全退去,那雙艷色的雙眼在略微黯淡的大廳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像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懺悔,懺悔吾輩從對方手下將人拉入黑暗中的無恥行徑」語落,朔間零鬆開纜住對方腰間的手,握住了對方擋在兩人之間的十字架項鍊微微的往下拉,然後覆上的對方的唇

一名神父,一名血族,在莊嚴神聖的教堂中央,兩人的氣息緊緊的交纏著,分不出究竟是黑暗包圍住了光明,抑或是光明照耀了黑暗

那真的是十分滑稽的場景,不是嗎?

——————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下標題Orz
想開車———

給個神奇的設定:
薰是神職世家的後代,而在世家中有一種習俗
無論男女從出生開始會被長輩們餵一種藥物,這種藥物會讓人無法產生對於性的慾望,目的是保持世家中少年少女身子與思想上頭的純潔,增加神所給予的護佑
在十八歲那一年可以獲得解藥,當然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服用

然後薰已經22歲,至今仍然沒有服下解藥

大概是下一篇的腦洞,絕對是車吧我想((望

一發入魂,單抽我海,此人已無撼((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