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晴朗

上課摸摸魚
Sans舔舔舔

各位相信我,我還沒坑呢!

【Sans】小小Sans - 5

【B】Grillby酒吧
你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決定還是先讓Sans開心吧

畢竟戀人說什麼也比起任何事情都要重要的多

你詢問坐在你頭上的Sans,他也同意去酒吧坐坐

於是,現在你們正坐在酒吧裡頭的老位置,接受著沉默寡言的老闆目光的洗禮

「……」Sans站在Grillby的面前,沉默的看著他

「……」Grillby看著縮小到甚至沒有他手掌大的Sans,同樣也沉默著

「……」你看著兩人就這樣互看著,皺起了眉頭,伸出手擋住了Sans的身影

你帶著酸意的對著Grillby說盯著別人的戀人看不太好

然後你感受到指腹被狠狠的擰了一口,你吃痛的收回了手

「……你們總是放閃光」Grillby無奈的說到「發生了什麼?」

Sans聳了聳肩「簡單來講就是吃錯藥了」

「……」對於這個回答感到無奈,Grillby頓了頓,轉過身似乎在準備東西

不一會兒,他端來了一個沾滿了蕃茄醬的漢堡,以及一個調味罐遞到了兩人面前

Sans眼明手快的抱走了調味罐「噢,Grillby,你果真是我的好友,對我的喜好瞭若『火』掌」

你對著Grillby道謝,伸手拿起了漢堡

也許是因為Sans的影響,你越來越喜歡蕃茄醬這一種調味料了,雖然比不上Sans那種境界,不過在旁人眼中也是很恐怖的

Sans已經在你前面坐著吸允起了調味罐,你悄悄的伸出手將Sans圈在自己的手臂中

Sans吃東西只能自己看到!你這麼想著,手又收了一些,把Sans又遮的緊實了點

Grillby明顯不想再看你們兩個放閃,他默默的走到了旁邊,拿起了一只杯子開始擦拭了起來

而你則是很認真的盯著正在奮力進食的Sans,畢竟雖然調味罐已經比較小了,但是對於現在的Sans來說還是大了些,光是舉起瓶身就已經顯得有些吃力

你看見他有些挫敗的放下調味罐,有些糾結的抱著調味罐,你忍不住輕笑一聲,伸手拿起了調味罐

你將調味罐的口對著Sans

Sans遲疑了一下,還是抱住了你拿著的調味罐,認真的允吸了起來

你也開始吃起了另一隻手上拿著的漢堡

不過因為單手的緣故,你吃的有些辛苦,過多的蕃茄醬沾得你滿手都是

苦惱的看著沾滿蕃茄醬的手,你思考著要不要拜託Grillby給點紙來擦手

另一隻手被推動,你將思緒拉回,發現調味罐中的紅色液體已經空了,Sans將調味罐推開,心滿意足的打了個嗝

你將手中的調味罐放下,出聲叫Grillby

接著,你感受到了手指上傳來了濡溼的觸感,你低下頭,發現Sans扒住了你的食指,細細的舔舐起了上面的蕃茄醬

小小的藍舌頭滑過手指,帶來了瘙癢感,彷彿一隻貓在你的心上輕撓似的,舔舐過的地方留下水痕,接觸到空氣不由得有些涼爽

你覺得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

他注意到你看向他,笑道「Hey!就這麼擦掉挺浪費的不是嗎?」

你看他坦蕩蕩的表情,卻沒錯過他悄悄紅透的臉頰

Sans好可愛!你飛快的扭過頭,用手捂住了感覺熱熱的鼻子

Grillby這時才帶著紙巾走了過來,看到眼前的這副情況,無言的看著你

你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無聲的控訴,你無視了

「……看來你不需要了」Grillby歎了口氣,準備再將紙巾拿走

你飛快的攔下了他,因為你覺得鼻子好像有什麼熱熱的東西留下來了

Grillby明顯已經不想理你了,將紙巾放下後就進去了身後的門中

放著你繼續對著認真清理你手指的Sans癡漢

【欲值+10】
【警戒值-5】

------

【欲值:70】

【警戒值:0】

在你終於結束對Sans癡漢(因為Sans已經把蕃茄醬都舔完了)後,你被Grillby踢出了酒吧

你無奈的抓了抓腦袋,站起身讓Sans再次回到你的頭上

接下來的目的地是實驗室,你對Sans說著

Sans聳聳肩,同意了

於是你走向了前往實驗室的路上

來到實驗室,Gaster與Alphys都在

Alphys慌亂的看著你們「噢、噢!真的非常抱歉!Sans…你還好吧?」

「感覺不差」Sans表示「雖然比平常麻煩了點」

「哦?可以具體形容一下嗎?」Gaster聽到Sans的話起了興趣,他湊進Sans,一手拿著板子,想要獲得一些資訊

你後退了一步,讓Sans遠離實驗狂

你詢問Gaster請你來要做什麼

Gaster一敲腦袋「我都忘了!」他對著你們說到「Alphys想要給Sans做個檢查,好讓解藥早點完成」

你點了點頭,表示沒問題

Sans同樣也不反對

「太好了」Gaster露出微笑「那,Sans,你跟著Alphys一起進去吧」

你皺起眉,詢問Gaster那你呢?

「我希望可以聽你說一說這段時間的感想」Gaster這麼說著

你覺得Gaster似乎在暗示一些事情……?

那麼你該怎麼做呢?
【A】跟著Sans
【B】跟著Gaster

【Sans】小小Sans - 4

【A】一起出去玩

你努力思索了一下,決定跟Sans一起出去悠轉

「哼」聽到你的要求,Sans有些驚訝的輕哼一聲「我還以為你會提出一些詭異的請求呢,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骨』起勇氣的」

你因Sans的諧音輕笑了兩聲

「Ok,都聽你的」Sans聳聳肩「那麼,你想要去哪裡呢?」

你表示去附近的雪域走走如何

「好點子」Sans興然同意,接著直接傳上了你的腦袋

雖然你看不到Sans,不過你可以感受到他在你頭上坐了下來,並且隨手抓住了一小搓頭髮來保持平衡

你確定好Sans坐穩了以後,開開心心的出門了

一路上,你與Sans一邊談天說地,一邊觀賞路上的風景,Sans的笑話總是能激起你的笑聲,而你偶爾說出口的甜膩情話也可以讓Sans做出一些可愛的反應,雖然這樣讓你的頭皮有些發疼

「Well,不得不承認」Sans在你的頭上發出感嘆「偶爾像這樣出來走走還挺不錯的」

你笑著表示以後可以常常這樣出來約會

「嘿,你知道的」他聳了聳肩「我可是一個懶骨頭阿」

你表示你可以一輩子背著他走

接著你感受到了頭皮一瞬間的拉扯,不由得輕笑出聲

「Hey,kid,別笑了……」聽著Sans有些羞澀的語氣,你幾乎可以在腦中勾勒出那小小的骷髏害臊的拉起帽子,將自己羞紅的臉給遮住的場景

你覺得你的Sans越來越可愛了

可惜的是,像這樣悠悠閒閒的散步約會的時間很快就被人打斷了

你看著眼前總是微笑的Chara,心中暗到不妙

果不其然,這兩個彷彿天生不對盤的傢伙開始吵了起來,而且隱隱有要上演全武行的趨勢

你趕緊伸出手,制止兩人火氣越來越大的對話

你詢問chara找你有什麼事情

「Gaster找你」聽到你的疑問,Chara總算收回了惡意滿滿的看著Sans的目光,「別問我他找你幹嘛,我可不知道那個老頭在想些什麼」

「說不定是親愛的Sansy的事情喔?」

眼看著Sans又被Chara挑起了情緒,你無奈的歎了口氣,伸出手安撫的摸了摸Sans的腦袋

你趕緊謝過Chara,帶著Sans遠離了他

路上,你可以感受到Sans的心情已經不如剛剛那樣愉悅了,你有些煩惱,希望Sans可以開心起來

【警戒值-20】
【欲值-5】

------

【欲值:60】
【警戒值:5】
Sans剛剛被Chara挑釁了以後,情緒一直不高

雖然玩笑還是照開,也很認真的聽你說話,不過你很清楚的感覺的出來

你覺得應該先想辦法讓Sans高興起來的

可是不知道Gaster邀他們是不是急事…

現在你該去哪裡呢

【A】實驗室
【B】Grillby酒吧

【Sans】小小Sans - 3

【B】表示你不會放棄的,然後問他要不要喂他

你搖了搖頭,表示你不會放棄的

看著你充滿決心的臉,Sans無奈的聳聳肩「OK,不放棄也沒關係,反正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接著他便繼續研究起了如何用這副身子吃蕃茄醬這種艱難的問題

你靠近Sans,湊到他旁邊

你詢問他是否要幫忙

Sans思索了一下,「well,如果可以幫我找個小容器,我想我會挺感激的?」

聽到這裡,你跑去尋找可以使用的小容器

*你發現了一個針筒,你想起來這是gaster上次落在你們家的

你把針筒洗乾淨,抽了一小管的蕃茄醬

你將針筒的頭對準Sans的頭,要Sans張開嘴

Sans伸手抱住了針筒,對著你笑了

「Nope」

Sans搶走了針筒,然後將你丟出了廚房

你用力的搖了搖暈眩的腦袋,再一次的回到了廚房

你看見Sans含著針筒的頭,用力的吸允著裡面的蕃茄醬,很快的一整管蕃茄醬就被吸完了,他有些可惜的放開針筒,不死心的舔了舔開口附近

你被Sans的動作給萌到了

你再次向前,幫Sans再次抽了一管的蕃茄醬

你不死心的想要喂他

接著你又被Sans丟出了廚房

然後你又回到了廚房

接著,你不停的重複著這個動作,希望可以成功喂Sans

可惜,Sans的警戒太高,你無法成功

你最後只能看著Sans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舔了舔開口,又舔了舔沾上蕃茄醬的手指

你仍然沒有成功餵食

「哼,謝啦kid」他懶懶的朝著你揮了揮手「我還很『骨』腦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

你奄奄的表示這不是什麼麻煩的事情

「別那副表情嘛」他有些無奈的撓了撓頭「這讓我有些良心不安」

你表示你想要喂他

他聳肩「sorry,kid,我已經撐到肚子『骨』起來了」

你怨念的看著他

「Ok,ok……」他沒辦法的揮了揮手,「我錯了,好嗎?」

「為表歉意,我答應你一件事情」他俏皮的眨了眨左眼「不過,可不能是那方面的事情,我可承受不住」

------

【欲值:65】
【警戒值:25】

Sans答應你的一個要求,這讓你開心的要飛起來

你努力的思索該要求什麼

【A】一起出去玩
【B】一起洗澡
【C】一起去實驗室

【Sans】小小Sans - 2

(A)照實回答
你看著懶懶散散的坐在手掌心的Sans,忽然意識到這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

你收緊Sans坐的左手,將Sans給固定住

「呃......kid?」這麼明顯的動作自然逃不過Sans的眼睛,他疑惑的輕喚了一聲,試圖掙脫

你伸出另外一隻手,拿食指拉起了Sans的衣服,輕輕的撫摸著Sans的肋骨

你對Sans說,機會難得,我想跟你做

同時,你的手指探向了Sans的骨盆處,不過輕輕的撫摸便能感受到他的顫抖

「等……這種情況、可沒辦法……嗚、kid,手、不……」骨盆是Sans十分敏感的地方,你很明白只要碰這裡很容易挑起Sans的情()欲,於是你放心大膽的繼續著,沒有注意到Sans緊閉的左眼跟掙脫的左手

猛地,一本書重重的砸在了你的左手上,你吃痛的鬆開了Sans,Sans隨即移動到了不遠處的桌上

你感覺到了身子騰空,然後整個人被一股力道給整個拋了出去,摔在了不遠處的沙發上

你掙扎著爬了起來,隨即一大堆的書從你頭上砸了下來,把你的HP打到剩下2

「Get dunked on!」桌上的Sans笑著朝你的方向喊著「well,你可沒法那麼簡單就得逞阿,kid」

「Ok,我現在要先去翻點蕃茄醬來穩『骨』一下自己驚嚇的靈魂了」他朝你聳了聳肩,消失在了你眼前

你著急著將身上的書全部都撥到一旁,打算去找Sans

又一本書從你頭上掉了下來砸到你,HP-1

你欲哭無淚的捂著頭,趕緊拿出了hot cat將HP回滿

同時你聽到了廚房傳來聲響

【欲指數增加10】
【獲得新指數:警戒值】
【Sans警戒值越高越不容易達成目標】
【警戒值增加30】

【欲:60】
【警戒值:30】

——————

目前指數
【欲值:60】
【警戒值:30】

你聽到了廚房傳來聲響,朝著廚房走去

你看到了Sans抱著一個蕃茄醬瓶,正在認真的思考著如何食用

Sans注意到你「哼,冷靜了點嗎?別再抱著這種危險的心態,不然」他頓了頓「我想你應該不想要有一個bad time吧?」

接下來你要做些什麼?

【A】表示不會了,接著問他要不要幫忙
【B】表示你不會放棄的,然後問他要不要喂他

發點肉肉
反正是以前寫的,統統發上來看看x
畢竟另一篇的肉我還沒寫完Rrrrr((土下座
算是拿以前的賠罪哈x

【Sans】小小Sans - 1

你與Sans是一對情侶
有一天,他誤喝下了Alphys的縮小藥劑,現在整個人都縮小到只比你的手掌大一點的大小了
除了擔心,你同時也想與這樣的他做一些這樣那樣讓他哭的事情!
但是,你很明白,光是平常想要玩不同花樣就會被Sans踢下床了,更別說這種特殊時刻!
於是!你要設計挑起Sans的情()欲,讓他同意你對他這樣那樣!
沒錯,我們的目標是———艹翻骷髏!

——————

這篇是我在百度開的文,原本是遊戲,要選擇選項的,不過在百度已經開的差不多了,只是搬運而已XDD

有BUG的話嗷一聲,畢竟不是同個平台,可能有點問題x

這裡再說明一次,已經都選好選項了,所以不用選哦x

———以上為背景———

「hay,kiddo?」正在思考著如何達成目的的你被Sans的叫聲給喚回了神,你低下頭看著站在你手掌心的Sans,表達了對剛剛晃神沒注意他的歉意

「嗯?你在想些什麼?」你的回答激起了Sans的興趣,他在你的手掌心坐了下來,饒富興致的問到

你該如何回答?
【A】照實回答
【B】表示沒有什麼特別的

【黑化】永遠在一起

OOC嚴重,慎入
原著向Frisk黑化嚴重
文筆爛的一塌糊塗
這裡的Frisk是男性
語無倫次,絕對看不懂內容注意

———以上Ok的話,就看下去吧———

Frisk並不是第一次踏上這座大廳中

事實上,他已經來過這裡幾百幾千次了,但是從窗戶透入的光線在他駕輕就熟的踏入這裡後卻是第一次使他感到刺眼

與往常不同的感覺讓他恍了神,不過他很快的就梳理好了頭緒

我沒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

我是為了大家好

只有這一次,只要這一次……

這麼想著,Frisk握緊了胸前多出來的瓶子,深深的吸了口氣,直直的往前走

不出意外的,骷髏正站在中央等著自己

Frisk能感受到胃在翻騰著,那骷髏的視線看得他心底一涼,卻也更加讓他明白

已經再也回不去了

握緊手中第一次使用的刀子,Frisk搶在Sans開口前,說到“Sans,一段時間不見了,在忙些什麼呢?”

在開口的那一瞬間,對面的骷髏明顯的晃動了一下身子,這從未見過的姿態讓Frisk存在心中的最後一點不安蕩然無存

什麼都改變了,不是嗎?

“……我想,我該反問你才對,kid,你最近似乎挺忙的”Sans垂下眼,低低的開口,語氣中的情緒太過複雜讓Frisk無法理解,不過也不必要了

“是啊,我最近很忙喔”他認同了Sans的話,露出了這些日子來第一個真心的微笑“為了讓大家永遠在一起,我廢了不少的功夫呢”

“永遠…在一起?”Sans重複著Frisk的話,沉默了一下“你殺了所有人”

“所有人”Sans直直的盯著Frisk的雙眼,其中的怒火與哀痛近乎要滿溢而出“而你給我的理由是為了讓大家、永遠、在一起?”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樣過激的反應”對於Sans的質問,Frisk連笑的幅度都沒有變化“沒錯,我殺了所有人,但是”

他將胸前的瓶子拉了出來,Sans的注意瞬間被吸引了過去

他知道這個瓶子裡面裝的是什麼

“大家,都在這裡喔”Frisk低下頭,手愛憐的撫摸著那個不大的瓶子,“全部都在喔,媽媽,papyrus,undyne……還有很多,很多的人哦,這樣,大家就永遠在一起了不是嗎?”

“永遠在一起,不在分彼此”他知道自己的笑容在Sans眼中是多麼的扭曲,他也許覺得自己瘋了吧

Frisk低低的笑了兩聲“不過瓶子太小了,不能裝下所有人,所以為了公平起見,每個人我都只裝了一點點”

“但是,這樣對於剩下的太浪費了不是嗎?”Frisk毫不在意的直視Sans的雙眼“所以,我把所有人都吞下肚了,雖然這讓我肚子有些鬧騰,但是值得,不是嗎?”

Sans露出驚愕的表情,又是第一次看見呢,Frisk愉悅的想到

“所以,Sans也一起嘛——”他甜蜜的喊著Sans的名字,蠱惑著“為什麼” “…嗯?”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Frisk……”Sans顫抖著聲線開口,語氣中滿滿的絕望讓Frisk的心忍不住漏跳了一拍

“……你還記得,第一次你所說的話吧”他收起笑容,“重置吧,kid,你是這麼說的”

“所以我重置了阿,一次又一次的重置了!”不能這樣,Frisk明白自己不能這樣的,不能讓情緒影響計畫,但是……“一次一次的重置,一次一次的走著完美路線,一次一次跟大家成為陌生人!”

“一次…又一次的……躺在床上,無法動彈,只能看著大家離我遠去……”停下,Frisk對著自己說到,但他卻無法控制自己繼續說下去

“怪物的時間跟我不一樣,你知道每一次衰老我到底多麼的絕望嗎?”

“每一次重置,大家再一次的把我當成陌生人甚至是敵人”

“每一次重置,大家的眼神都讓我覺得”

“———不要再說了,frisk”Sans想制止Frisk說話,但是Frisk卻完全不予理會

“我覺得,好像我的存在,從來就沒有意義”

“……”

“他們不會記得我,也沒有人會懷念我,我從來沒有停留在那些我最愛的人的心中”Frisk感覺到臉頰有溫熱的液體滑過,“所以阿,這一次,我想要大家永遠在一起……難道不好嗎?”

閉上了眼睛,Frisk再一次露出了笑容“所以,讓我完成這最後的願望吧?”

“我最親愛的Sans?”

——————

最後解釋一下,Frisk從一開始就是走完美路線,然後一直到老,Sans捨不得Frisk,於是要他重置

Frisk從此走上了不斷重置的路

但是每一次他所珍視的人都會忘了他,他們一起製造的回憶只存在自己心中

次數一多,人就壞掉了

所以這次重置選擇了屠殺路線,然後每殺一個怪物就將灰燼裝入瓶子,剩下的吃掉

他覺得這樣大家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姑且就這樣了x

第一次把畫扔上來.....

sans好可愛Rrrr

快來加入艹骨頭邪教!(大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