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晴朗

【零薰】懺悔

金髮的青年站在莊嚴的教堂中央,眼神含笑的看著眼前的少女。少女一點一滴的對著青年吐露出心事,原本臉上滿溢的不安被青年的態度逐漸撫平

青年也不隨意插嘴,而是靜靜的傾聽著對方的心聲,直到對方吐盡了話語後,才微微上前一步,低聲的給予一些小小的建議

少女聽著青年的言語,眼神一亮,最後的一點不安一掃而空。她朝著青年鞠躬,道謝的言詞中無法抑制的感激「非常感謝您,神父大人」

青年對著少女露出燦爛的微笑,手在胸前微微畫了一個十字「願神保佑你」

最後,青年目送著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被夕陽染紅的街道轉角中,微微的伸了個懶腰「真是不錯的一天啊......」青年喃喃自語著,轉過身子走進了教堂

「看起來真開心呢薰君?」教堂的陰影處傳來了聲音,羽風薰仍然掛著臉上的笑容,嘴上說的話卻毫不留情「可惜看到朔間桑的臉心情瞬間下去了最少一半呢」

被稱作朔間的男子走出了陰影,夕陽透過教堂的彩繪玻璃照射進來,撒落在男子的身上

男子微微偏了偏頭,那雙血紅色的雙眼注視著背對著他的羽風薰。儘管知道對方看不到也不會相信這之中有多少的真實,男子還是裝著受傷的語氣控訴的說到「真是太另吾輩傷心了薰君,吾輩可是萬分的思念著汝的」

「被一名男人思念著什麼的,實在讓人開心不起來喔朔間桑?」羽風薰誇張的抖了抖身子,轉過頭來無奈的看向朔間零,半真半假的抱怨著

朔間零笑笑的看著羽風薰,什麼話都沒說

羽風薰歎了口氣,身子一轉整個人面向了對方,手將胸前的十字項鍊拉了起來擺在胸前,露出了肅穆的神情

「那麼,請問應當屬於暗夜生物的血族先生,拜訪此處有什麼目的?」不得不承認,羽風薰儘管平時比較隨性,一正經起來還是有應該具備的氣質的。朔間零配合著閉上了眼睛,手捂在胸前,臉上露出了些許的悲傷「儘管吾輩是不受光明籠罩的一族,然而還願神可以傾聽吾等的一番悔醒」

皺了皺眉頭,跟以往不同的套路讓羽風薰有些搞不清楚頭緒,不過還是依循著以往接受告解那樣說出下一句話「神憐憫眾生,儘管是被留在暗夜之中的一族,神依舊願意傾聽你的訴願,接受你的懺悔」他閉上眼睛,將項鍊微微抬起置於唇前

失去了視力,羽風薰的其它感官變得更加的敏銳。他察覺到了對方的靠近,只是定定的立在原地

安靜了兩秒,屬於朔間零的嗓音環繞在羽風薰的周身

「吾輩愛上了一名人類」

「他是一名隨心所欲,宛若薰風一般無法輕易掌握住的男子」

他人的氣息越發的靠近,羽風薰不著痕跡的微微後退了一些,對方似乎注意到了,接近的速度越發的迅速

「每當吾輩隱身在陰影之中,注視著那人時,心中總是被一種不知名的感覺給填滿充盈著」

腰被纜住,阻止了繼續後退的步調,羽風薰仍然沒有睜開眼睛,靜靜的聽著對方吐露的言語

「吾輩知道對方與吾等不同,是被光明所籠罩的寵兒,然而吾輩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無法控制自己追逐著他的目光」

「想要將他拖入黑暗,想要讓他永遠留在吾等的身邊」

「神父大人,吾輩想要為了這樣的想法懺悔,像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懺悔———」

朔間零露出了微笑,一隻手輕輕的壓住了羽風薰的後腦,幾縷金色的髮絲調皮的穿過指尖

夕陽已經落下,本來撒在朔間零身上的金色光芒完全退去,那雙艷色的雙眼在略微黯淡的大廳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像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懺悔,懺悔吾輩從對方手下將人拉入黑暗中的無恥行徑」語落,朔間零鬆開纜住對方腰間的手,握住了對方擋在兩人之間的十字架項鍊微微的往下拉,然後覆上的對方的唇

一名神父,一名血族,在莊嚴神聖的教堂中央,兩人的氣息緊緊的交纏著,分不出究竟是黑暗包圍住了光明,抑或是光明照耀了黑暗

那真的是十分滑稽的場景,不是嗎?

——————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下標題Orz
想開車———

給個神奇的設定:
薰是神職世家的後代,而在世家中有一種習俗
無論男女從出生開始會被長輩們餵一種藥物,這種藥物會讓人無法產生對於性的慾望,目的是保持世家中少年少女身子與思想上頭的純潔,增加神所給予的護佑
在十八歲那一年可以獲得解藥,當然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服用

然後薰已經22歲,至今仍然沒有服下解藥

大概是下一篇的腦洞,絕對是車吧我想((望

评论(3)

热度(26)